二手玫瑰乐队2018年发行专辑《我要开花》专辑收录了9首歌曲。

专辑鉴赏

时隔五年,二手玫瑰乐队第四张专辑《我要开花》终于在一片催产声中呱呱落地,新歌关于江湖侠义的探讨,爱恨情仇的回望,现实社会的审视,欢乐孤独的放任……哪怕这只在2000年伸进北京摇滚圈的怪手已经迈入芳龄十八,也一样未改超然洒脱又接地气的嬉笑怒骂样貌。

创作背景

该专辑距离二手玫瑰上一张音乐专辑《一枝独秀》间隔五年。之所以间隔这么久,并不是主唱梁龙的创作力下降,而是因为他的创作心情总被生活所打扰,每天都在忙碌其它事务而没有时间踏实下来创作音乐。闲暇下来的梁龙开始思考“中国艺术何去何从”的宏观问题以及文化层面的问题。虽然发行该专辑时恰逢乐队出道十八年,但该专辑设定了“老要张狂少要稳”的定位,因此专辑的设计以具有童心的卡通插画风呈现。梁龙认为二手玫瑰在摇滚乐的生命上已经不年轻了,所以想在该专辑里求新求变。
这是《泡芙小姐》主题曲,制片人找我来写确实很胆大。他们说我们就要不一样的妖娆,就要开花。当时我在看完电影的五分钟之内就把歌名和副歌歌词写完了,看电影时,我的脑袋里就是“我要开花,我要发芽,我要春风带雨的哗啦啦”。等我回家后往回推写词,很顺,所以我觉得这是人生当中很奇妙的一个过程,其实没有那么多顺的时候,所以我就直接也把这张专辑取名为“我要开花”。
《匠》这歌其实写给我自己,我说这歌写得太匠气了,一生气就起了个“匠”。本来两三年前这首歌想跟吴莫愁一块合作,但后来写小样的时候她觉得演唱上有点不好拿捏,当时我词也写不出来,在写到一个桥段的时候特别尴尬,但我又特别有冲动创作,就是写不出来,把自己气够呛。后来我就跟她说你先别唱了,等我有感觉的时候再跟你聊。这就是我在那段时间的一个记忆,觉得那时候太匠气了。
《纱·界》这首歌,等于把我们的《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》重新变了一个生命体。我们后来把这首歌做了一个多媒体全息投影的mv,也在我的798里的画廊做了一个展览。这也是我另外一个非常顺的作品,40分钟在排练室就实现了,再没变过。这首歌里强调了很多遍“艺术家”,但我并不认为我说的完完全全是行业行规内的艺术,而是希望它代表的是一个有追求的形象吧。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1, 2023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